自由就是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若此成立,其他同理。

笔记信息

项目 内容
书籍原名 Nineteen Eighty-Four
书籍名称 1984
作者 英国: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
笔记时间 2016.03.26

1984

总结与感悟

1984 战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相当震撼的一本书。
自己现在的脑子最近有点懵了,一直忙于考研复习的自己并没有放弃读书,阅读大量的书籍可以汲取别人的经验和教训,当然,别人的思想也可能会感染你。那么,到底是相信谁的思想,居于现实,还是向往乌托邦式的美好呢?
以前认为自己的思想很牢固,坚持自己的思想和想法,用自己认为对的眼光打量这个世界,但是现在发现这种做法并不是完全正确的,甚至来说是有缺陷的。无论如何,自己的认识和眼界是有限的,不能多方面认识一件事物,更别提全面的认识和理解这个世界了。所以当我自己读这本书的时候,自己一方面对小说里面描述的极权世界所震撼,一方面反思到底什么才是作为一个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所应该拥有的思想,自由,独立,这些东西相对的。似乎没有绝对的自由,但是自己绝不应该因此而堕落和沉沦,应该努力向更阳光的方向前进,不择手段的前进。
小说里面还是有一些黑我大天朝的意思,想也许是当时处于二战前后时期的作者看到了红色的共产主义中国的雏形,便将其描述为了“崇死”的国家——世界三大国家之一。好吧,剧情需要罢了,除去这些不说,里面还有的是一个人的思想到底会有多么坚强的意志,会坚持多久,在遭受到最严重的思想恐怖酷刑后,思想是可以被改变的,从而我大概可以看出,在这个世界上,是存在洗脑这一说的,一定是存在的。
惊恐于作者所描写的极权主义世界,也佩服作者的思考力和想象力,这是一部很伟大的政治性启发式小说。
但是当一切归于平静,自己深思里面所描写的统治阶级对权力的获取以及稳固方式,细思极恐,还好我们的世界不是如此,但是现在天朝的很多不开放的方面很多时候依然让自己感觉很不爽,比如长城防火墙,比如党的媒体们的陈词滥调,已经政治化的宣传机器,这是自己所不齿的。而恰巧,从这周开始,我们又有了毛概课,一个政治思想型极强的必修课,有些东西还是必须要了解的,知己知彼,何况考研还是必考的,再说其实单纯的国家而言,中国已经进步了很多,但是不否认有些方面在退步,我希望自己的祖国可以更加开明一些,让每个人拥有自由认识世界的权力。

笔记与摘录

  1. 战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2. 太阳转过去了,真理部的无数窗户因为没有光线照耀而显得可怕,如同一座堡垒上的射击孔。在这座巨大的金字塔形的建筑前,他感到恐惧。它太坚固了,它无法被攻占,一千颗火箭弹也炸不掉它。他又琢磨起他是在为谁而写日记。为了未来,为了过去——为了一个可能是子虚乌有的时代。摆在他面前的不是死亡,而是毁灭。日记将被烧成灰,他自己也将被蒸发掉。只有思想警察会读到他所写的东西,然后他们会把它销毁,接着又从记忆中把它清除。当你的一切痕迹,甚至是不具名地在纸上划拉下的字迹都不可能实际存在时,你又怎能向未来呼吁?

  3. 致未来或过去,致思想是自由的、人们相互各异而且并非孤独生活着的时代——致事实存在不变、发生过就不会被清除的时代:
    从一个千篇一律的时代,从一个孤独的时代,从老大哥的时代,从双重思想的时代——向您致意。

  4. 思想罪并不导致死亡:思想罪就是死亡。

  5. 党说大洋国从未跟欧亚国结过盟,而他温斯顿知道短短四年前,大洋国在跟欧亚国结盟。但这种信息存在于何处?仅仅在他自己的意识里,而不管怎样,这种意识肯定不久将被消除。如果其他所有人都接受了党强加的谎言——如果所有档案上都记录着同样的说法——那么谎言就会进入历史并成为事实。“谁掌握历史,”党的标语这样说,“谁就掌握未来;谁掌握现在,谁就掌握历史。”但是过去——即使其性质可以被篡改——从来没被篡改过,现在什么是真实的,永远都真实。很简单,需要的只是不间断地一次次战胜自己的记忆。“现实控制”,这是他们的说法,在新话里叫“双重思想”。

  6. 除非他们觉醒,否则永远不会反抗;但除非他们反抗,否则不会觉醒。

  7. 我明白怎么做,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

  8. 自由就是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若此成立,其他同理。

  9. 他心想,最多再过二十年,那个最突出也是最简单的问题——“革命前的生活是不是比现在更好”——就永远成为无法回答的问题了。但实际上甚至在现在,也已经是无法回答的了,因为对从遥远的旧时代遗留下来的少数散居着的幸存者而言,他们没有能力把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做比较。他们记得上百万件无用的事情,例如跟一个工友的吵架,寻找丢了的自行车打气筒,一个死去很久的妹妹的表情,七十年前某个刮风的冬日早晨那卷着灰尘的旋风等等,却看不到相关的事实。他们就像蚂蚁,只看到小的,看不到大的。在记忆已经失灵、文字记录被伪造时——在这些事情发生时,就只能接受党所声称的人们的生活状况已经得到提高,因为没有可资参照的标准。那种标准现在既不存在,以后也永远不会再有。

  10. 他突然想到,一个人在遭遇危机时,要与之斗争的,从来不是外部敌人,而是自己的身体。

  11. 她开始就这一话题发了番议论。在茱莉娅眼里,一切以她自己的性欲为出发点。一谈到这个问题,她就有极为敏锐的看法。跟温斯顿不一样,她了解党的禁欲主义的内在含义:不仅因为性本能会造成一个自成一体的世界,那是党无法控制的,因而可能的话,一定得把它消灭掉,更重要的,是性压抑能导致歇斯底里,这求之不得,因为它能被转化成对战争的狂热和对领袖的崇拜。她是这样说的:
    “你做爱时,耗尽了全部力气,然后你感到愉快,对一切都无所谓。他们不能忍受你有这种感觉,他们想要你时时保持精力充沛。所有那些来来去去的操练、欢呼、挥舞旗帜等等,都无非是另外的性发泄方式。如果你内心感觉愉快,你干吗还要为老大哥、三年计划、两分钟仇恨会以及所有别的操蛋玩意儿激动?”

  12. 塞姆消失了。有天上午,他没上班,几个不长脑子的还在议论他怎么不来上班,第二天就没人再提起他。第三天,温斯顿去档案司的前厅看布告牌。其中有则布告是印出来的象棋委员会成员名单,塞姆一直是该委员会的成员。它看上去跟以前的成员名单一模一样——除了少一个名字,什么都没划掉。这就够了,塞姆已不复存在,他从未存在过。

  13. 他们两人都知道——从某种意义上说,从来不曾忘记——现状不会长久。有时,死亡正在迫近这一事实似乎跟他们躺在身下的那张床一样触摸得到,他们会以绝望般的纵欲心理紧紧搂抱,就像一个将入地狱的灵魂在钟声敲响前五分钟,紧紧抓住最后些许快乐。然而还有些时候,他们不仅幻想自己是安全的,还幻想会是天长地久。只要能真的待在这个房间里,两人都感觉不会身遭不测。去那个房间不容易,也是危险的,但它本身是个避难所。温斯顿盯着玻璃镇纸中心时,感觉好像能进入那个玻璃世界,一到里面,时间就可以凝固。他们经常随心所欲地做起关于逃避的白日梦,他们的好运将永远持续下去,他们会像这样,在余生继续这种秘密行为。要么凯瑟琳会死去,通过精心的安排,他和茱莉娅能结成婚;要么会一同自杀;要么会藏匿起来,把自己改变得让别人认不出,学会用群众的口音说话,在一间工厂找到工作,然后在某条小街上不为人察地过一辈子。那全是胡思乱想,他们也都知道,现实中,他们无路可逃。即使是唯一可行的计划,即自杀,他们也无意行之。一天天,一周周,得过且过,在没有未来的当下消磨度日,这似乎是种不可遏止的本能,好像只要有空气,人的肺总要吸进下一口空气一样。

  14. 根据他所记得的,他估计她没什么特别之处,也不会是个聪明的人,然而拥有一种高贵和纯洁的气质,只因为她遵循的是自己的标准,她的感情是她自己的,无法从外部来改变。她不会想到一个行动既然没用,就毫无意义。你爱一个人,就去爱他,你什么也不能给他时,你仍然给他以爱。当最后一块巧克力也没了时,他母亲用胳膊搂她的小孩。那没用,并不会因此多产生出一点巧克力,也不会让她或她的小孩免于一死,然而她那样做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

  15. 她想了一下。“他们做不到,”她最后说,“那件事他们做不到。他们能强迫你说出任何话——任何话——却无法强迫你心里也相信,他们进入不了你内心。” “对,”他说道,心里也多了点希望,“对,非常正确。他们进入不了你内心。如果你能觉得保持人性是值得的,即使那也不能带来任何结果,你就已经打败了他们。”

  16. 奥布兰在椅子里把身子转过一点,好正对着温斯顿。他几乎对茱莉娅视而不见,似乎想当然认为温斯顿能代表她说话。他闭眼一会儿,然后开始以低沉而无感情的声音提问起来,好像是例行公事,是种问答教学法,多数问题的答案他已经心里有数。
    “你们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吗?” “愿意。” “你们愿意杀人吗?” “愿意。” “去干可能导致几百个无辜百姓丧命的破坏活动呢?” “愿意。” “去向外国出卖你的国家呢?” “愿意。” “你们愿意去欺骗、造假、勒索、腐蚀儿童的思想、散发让人上瘾的药品、教唆卖淫、传播性病——做任何可能导致道德败坏以及削弱党的力量的事吗?” “愿意。” “比如说,如果向小孩脸上泼硫酸这件事在某种意义上说对你们有利——你们也愿意去做吗?” “愿意。” “你们愿意隐姓埋名,余生都当一个服务员或码头工人吗?” “愿意。” “如果我们命令你们自杀,你们也愿意吗?” “愿意。” “你们愿意——你们两个人——永远分开不再见面吗?” “不!”茱莉娅突然插了一句。
    而温斯顿觉得自己好像过了很久才回答。有那么一阵子,他甚至好像无力说话。他的舌头在无声地动着,先是想发出某个词的音节,接着又想发另外一个词的开头音节,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不。”他最后说。

  17. 作为少数派,即使是一个人的少数派,也并不能说明你疯了。世界上存在着真理和非真理,如果你坚守的是真理,即使要跟整个世界对抗,你也不会是疯的。

  18. “党的标语中有一条是关于对过去的控制的,”他说,“可以的话,请为我重复一下。” “谁掌握历史,谁就掌握未来。”温斯顿顺从地重复道。
    “谁掌握历史,谁就掌握未来。”奥布兰点着头说,算是终于表示了认可。“温斯顿,以你看来,过去是真实存在的吗?” 无助感再次笼罩了温斯顿。他用眼睛扫了一眼控制盘,他不知道“是”或者“不是”这两种回答哪种能让他免遭疼痛之苦,甚至也不知道哪种回答他相信是正确的。

  19. 愚蠢像智慧一样必要,也同样难以学到。

  20. “有时候,”她说,“他们会用一样东西威胁你——一样你无法忍受的东西,甚至是想不到的东西,你会说:‘别对我那样,对别人那样吧,对谁谁那样吧。’事后,你也许假装说那只是个计策,之所以那样说,是想让他们停下来,并非真的那样想。可那不是真的。发生那件事时,你确实是那样想的。你以为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救自己,你完全愿意通过那种方式救自己。你想让它发生在另外一个人身上,你根本不在乎别人受什么罪,在乎的只是你自己。” “你在乎的只是你自己。”他附和道。
    “在那之后,你对另一个人的感觉就变了。” “对,”他说,“你感觉不一样了。”

视频导读:1984

Youtube: [Video SparkNotes: Orwell’s 1984 Summary][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9JIKngJnCU]

B站: [【闪亮笔记】世界名著插图版情节概要之《1984》][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883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