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革命性的革命不应该在外部世界进行,而应该在人类的灵魂和肉体上进行。

笔记信息

项目 内容
书籍原名 Brave New World
书籍名称 美丽新世界
作者 英国:阿道司·赫胥黎(Aldous Leonard Huxley)
笔记时间 2016.04.01

Brave New World

总结与感悟

待补充…

笔记与摘录

  1. 生理上的缺陷可能造成一种心理上的过分负担,那过程似乎也能够反过来起作用。心理上的过分负担为了它自身的目的也可能蓄意孤立自己,从而造成自觉的盲目和聋聩,人为地产生禁欲主义的性无能。

  2. 个人一动感情,社会就难稳定。

  3. “对,说得正好,”小伙子点点头,“如果有了不同,就必定会孤独。他们对人太凶恶。他们把我完全排斥在一切之外,你知道吗?别的小伙子被打发上山去过夜——那是你要去梦想出你的神圣动物的时候,你知道——他们却不让我跟他们去,什么秘密都不告诉我。可我自己告诉了我自己。”他说下去,“我五天没有吃东西,然后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出去了,进入了那边的山。”他指点着说。

  4. 一个人越有才能,引错路的能量就越大。

  5. 能够因为那么微不足道的理由就反目成仇的朋友是没有价值的。

  6. 朋友的主要功能之一就是:我们想施加而无法施加于敌人的惩罚,能够以一种较为温和也较为象征性的形式施加于朋友。
    伯纳可以伤害的另一个朋友是赫姆霍尔兹。在他心烦的时候伯纳又去跟赫姆霍尔兹套近乎了(在他得意时是认为那友谊不值得维持的)。赫姆霍尔兹给了他友谊,没有责备,没有指责,好像忘了曾经有过的争吵。伯纳很感动,同时又觉得那种宽容对他来说还是一种侮辱。这种宽容越是不寻常就越是叫他丢脸,因为那全是出于赫姆霍尔兹的性格,而与唆麻无关。那是日常生活里不计前嫌、慷慨给予的赫姆霍尔兹,而不是在半克唆麻造成的假期里的赫姆霍尔兹。伯纳照常心怀感激(朋友回到身边是一种巨大的安慰),却也照常心怀不满(若是能够报复一下赫姆霍尔兹的慷慨倒是一种乐趣)

  7. “你那是个什么顺口溜?”伯纳问。
    “那是关于孤独的。” 伯纳扬起了眉头。
    “你要是愿意听,我就背给你听听。”赫姆霍尔兹开始了:
    委员们昨天开过的会, 只是个破鼓,残留未去, 黑更半夜的这个城市, 不过是真空里几声长笛。
    紧闭的嘴唇,满脸的睡意, 已经停开的每一部机器, 扔满杂物的寂静的场地, 会众们就曾在这里来去…… 大家都喜欢这片片的寂静, 哭吧,放声大哭或是饮泣; 说话吧——可那说出的话语 是谁的声音,我并不明白。
    不在场的人们,比如苏希, 还有艾季丽亚,她也缺席, 她们的胸脯,她们的手臂, 啊,还有臀部,还有那嘴, 一件件都慢慢地变成了现实。
    谁的现实?我问,什么现实? 什么东西有这样荒谬的本质? 压根儿就不存在的什么物事 却能够填满这空虚的黑夜, 竟比跟我们亲密接触的东西 存在得更加实际,更加具体—— 可为什么好像竟那么污秽?

  8. 我好像刚开始有了可写的东西,仿佛刚开始能使用那种我觉得自己内心所具有的力量——那种额外的潜力。似乎有什么东西向我走来了。

  9. 野蛮人站在那儿望着。“啊,美妙的新世界……”他心里的歌似乎改变了调子。在他的痛苦和悔恨的时刻,那歌词以多么恶毒的讪笑嘲弄着他!它像魔鬼一样大笑,让那噩梦似的肮脏与令人作呕的丑陋继续折磨着他。到了此时,那歌词突然变成了召唤他拿起武器的号角。“啊,美妙的新世界!”米兰达在宣布获得美好的可能,甚至噩梦也可能变成美好高贵的东西,“啊,美妙的新世界!”那是一种挑战,一种命令。

  10. 琳达做过奴隶,琳达已经死去。别的人却应该过自由的生活,应该让世界美丽。那是补救,是一种责任。突然一片光明闪现,仿佛是升起了百叶窗,拉开了窗帘。野蛮人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办。

  11. 当然,那对真理不算太好,对幸福却大有好处。有所得必然有所失,获得幸福是要付出代价的。

  12. “原子能的释放标志着人类历史的一次了不起的革命,却不是影响最深远的终极革命”;“真正革命性的革命不应该在外部世界进行,而应该在人类的灵魂和肉体上进行”。

后记与书评

本书初版于1932年,十五年后,即二战后的1947年,作者为本书补写了序言,提出了他写作本书的思路。
他说,

“原子能的释放标志着人类历史的一次了不起的革命,却不是影响最深远的终极革命”;
“真正革命性的革命不应该在外部世界进行,而应该在人类的灵魂和肉体上进行”。

他的书所描写的就是这样“在人类的灵魂和肉体上进行”的革命。在书中的新世界里,这场革命主要在五个方面进行:

  1. 取消胎生,人工生殖,从中划分种姓。
  2. 潜意识教育:分两种,一是睡眠教育,一是条件反射刺激,都从幼儿时期进行,使人从小安于自己的地位。
  3. 满足欲望:不但满足丰富的物质生活欲望,而且满足玩耍的欲望,一切欲望都给予满足,不让产生激动,据说如果人不会激动,社会也就不会动荡。
  4. 割断过去:关闭了博物馆,炸毁了一切纪念性的建筑,查禁了福帝纪元150年(换算起来应该是公元2058年)以前的一切书籍。
  5. 唆麻:这是一种最甜蜜的幸福剂,也是最温柔的镇压剂。情绪不佳,吞唆麻;烦恼得厉害,多服唆麻,进入唆麻假日;社会动乱,有唆麻枪,无论怎么乱,喷上一剂,暴乱者就睡着了,醒来后就捣不了乱了。有了唆麻,什么骚乱都可以迎刃而解。

有了这五条措施,社会就稳定了,人生就美妙了。主张出世的佛家的生、老、病、死,诸般烦恼,一律消灭;主张入世的儒家的“天下为公”、“皆有所养”,一律办到;柏拉图的理想国主张赶出诗人,老子的主张“绝圣弃智”,这里也都做到;莫尔的乌托邦反对奢侈,而且有奴隶,这儿却大力提倡消费,只有恪守本分的幸福的人;F.培根的《新大西洲》的科学预言:活体解剖、植物嫁接、人造馨香、电话、飞机、潜艇、视觉幻影在这里只是小菜一碟,不但实现了,而且大大超过;欧文的“新和谐村”里需要艰苦的劳动,这儿的劳动却并不艰苦。所以“新世界”的总统自豪地说:“天地之间有一种哲学家们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的存在……就是我们这个现代的世界。”你看他是何等的踌躇满志!